修身与论六祖惠能大师 一

你们的腿坐热了没有?如果没有,说明气血不畅通。一个人衰老先从脚开始,从脚到小腿,逐渐往上衰竭。如果一个人的腿脚很灵活,说明他的生命力很强。你们看小孩子一天到晚不停地跑来跑去,说明他的腿很有力气。一个人衰老的第一个标志就是不愿意走路。

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架“二郎腿”呢?为什么越累越想把腿架起来?这种情况大家可能都有体会。有的人甚至把脚架到办公桌上,一架上去就感到非常舒服。因为把腿架起来,下半身的血液就汇集到上半身,也就是下半身给上半身补充了能量。

人的精、气、神是从两脚开始产生的。如果你想改变自己的声音和内在的气质,必须通过盘腿。当你盘腿感到两脚产生一股热量,顺着小腿往上升时,你的眼睛和声音都会改变,走路会非常轻盈,绝对不会咚咚响。我们中国有部著作叫《冰鉴》,是专讲人的命相的,里面有这样一句话:走路咚咚响,一辈子受贫穷!为什么古人讲“坐如钟,卧如弓,立如松,行如风”呢?如果一个人的生理改变了,他内在的气质也会改变,行、住、坐、卧自然符合上述要求。

一个人疲劳时就想仰面朝天地躺着。如果精、气、神凝聚在体内,睡觉时就会喜欢侧卧,也就是佛教所说的“吉祥卧”。养成吉祥卧的习惯后,身体的能量就容易储存起来,不会漏掉。

回忆起我自己盘腿的过程,到第三年,脚上才产生一股热流,从脚向小腿慢慢游动。实际上我这种速度已经非常慢了。古人的传记中讲,一个年轻人半年就可以达到这种状态。一个人的身心不改变,内在的气质绝对不会改变。身心原本是一体的,根本无法分开。

大家学佛都知道,佛性原本现成,自在圆满,圣人不增加一点,凡夫不减少一点,那还修什么呢?修心,心拿得出来看得到吗?古人一再告诉我们要行苦行,当初释迦佛也是行苦行,从身体上下手。现在的人都说修行是修心,不必行苦行,说释佛苦行六年也未修成。难道古人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?

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吃苦,也吃不了苦,心气一个个都比古人高,根器似乎都比古人锐利。为什么古人一个个修苦行都成就了,而现在的人从心态上下手,成道的反而寥寥无几,甚至很多到最后还退失了道心,说自己不是修行的根器,师父所传的法不究竟呢?

古人告诉我们有几部经、论必须读:《楞严经》《圆觉经》《三论宗》(百论、中论、十二论)。《楞严经》告诉我们身心是一元的,一体的,山河大地都是心的显现。既然身心是一元的,从身体上下手,就意味着从心态上下手。心无形无相,不可捉,不可摸。而身体可捉可摸,降伏了身体也就降伏了心。所以古人从身体上下手修苦行。

而现在的人从心态上下手,修了几年没有摸到心,就退失了道心,放弃了信仰。古人没有一个不是尝尽了人间的痛苦才降伏了身体,然后渗透到心灵,最后才把握了心。身体既然也是“唯心所造”,就没有理由不与心同一体。佛经里讲万法唯心造,心生万法,万法是心。心的显现要借助身体,身体的存在也要依赖于心。身是心的载体。“载体”没修好,谈不上修心。入道之前,身心分离;入道之后,身心一体。

所谓“一切现成”“一切清净”是成就以后的境界,只有成就之后才感受得到。所以,佛法必须通过自己的身心去体验,去印证。一个修行人在用功时,之所以把握不住自己,是理上未通。而光从理论上下功夫,又是所谓的“明理未亲证”,如数他人家珍,终非自家宝藏。

六祖24岁到黄梅去见弘忍大师,在五祖处说了一首悟道偈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那是因为他看了神秀大师的悟道偈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在此基础上而作。也就是说神秀大师的偈子是六祖偈子的基础。当时神秀大师当然也已经悟道了。

这两首悟道偈,一个是讲修行的方法和过程,另一个是讲修行的结果。就像一个人讲苹果的味道,另一个人讲如何栽培苹果树一样。如果没有前面的种树、培树,怎么会有后面又香又甜的苹果呢?所以弘忍大师给他们两个印证:神秀大师是正确的,好好修下去不会堕落。六祖是错的。现在的年轻人看了《六祖坛经》,都赞叹六祖的偈子,忽略了神秀的偈子。实际上两首偈子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方法,按此去修,一定会成就。禅修 心理学 宇宙 吸引力法则 冥想 灵修 打坐 佛学 国学 哲学

本文节选于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著作《降伏其心》

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,一位用生命去践行佛法、用生命去体证生命本质的智者。15岁信佛、18岁出家、29岁证得生命本源,30岁复建东华禅寺、7年闭关、17年建寺安僧、12部著作、1场开示、千万余字著述、17年间向社会捐款捐物4000万多元……

从童真入道、闭关证道,到建寺安僧、讲经说法,六度万行,历经了三十余年,找到了一条能让人类证悟本源的解脱之道。

本着普度众生的使命,将一生心血《东华禅》无私付予芸芸众生,殷切期望天下苍生通过学修《东华禅》融通人生四大关系:我与家庭的关系,我与社会的关系,我与国家的关系,我与自然的关系,从而获得幸福圆满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