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古代的铜钱中学做人的智慧

学佛的人开口闭口都是:怎么用功,怎么修道,很少讲怎么做人,怎么做事。大家都忽略了做人做事,一心想着修道。人都不会做,事做得那么差,怎么可能把“道”修好呢?做人做事是最简单的,我们都做不好,还要追求最高、最复杂的!

谈起怎么做人,我也很惭愧,也不知道怎么做人,所以也没有资格教大家怎样做人。但我一直在苦苦思索怎么把人做好,怎么把事做好。你内在的修行有多高,谁也看不见,只能通过你做人做事来证明。

通过总结我个人这几年的实践经验,我认为做人首先要有爱心。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的爱心不够。知道归知道,要做到并不容易。我经常发现自己(包括你们大家都容易犯一个毛病):告诉对方一件事,说了一遍两遍,他还没有做好,就开始急躁,不愿意再说,也没有耐心解释。

我们学佛的人对待身边的信众,乃至对待一般世间人,都要有爱心,要用一颗真诚的心去与周围的人交往共事。在佛门里,首先要以真诚心与人交往。实际上你对他人真诚,就是对自己真诚。人之所以会颠倒梦想,就是因为在生活中,在与人交时,表里不一,导致自己颠三倒四。

不管事的人可以随便说,随便做,出了问题不用承担责任。因为他不是领导。做领导的考虑的就比较多。因为每做一件事都要考虑到结果。现在是法制社会,任何单位、家庭都有一个主人,即负责人,出了问题就找负责人,由负责人承担相关责任,而不是所谓的“一人做事一人当”。

大家无论走到哪里,都要有团队精神。不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,认为:我是个修行人,不喜欢这些陈规陋习,我管好自己就行了。虽然这个观点没有错,但你忽略了一个问题:你是在一个团体里,你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,不仅代表了你自己,也代表了这个团体。当你做了一件好事,别人在谈到你的同时,还会提到你是哪里人,把你所在的团体也带出来。做坏事也是如此。

做人比修道复杂。修道几乎不存在环境一说,把门一关,你面对的就是自己一个人。而当你走入社会,进入一个团体去做事的时候,你面对的是一个有着各种不同类型的人的大环境。你既要与这个团体的成员打成一片,还不能迷失自己的本性。所以做人很不容易。

为什么中国的古人在造铜钱的时候,要在圆形的钱币中央留一个方形的小孔?其中有很深的寓意:我们的心就如同铜钱中央的方孔,要四平八稳,立得住。而外在则要圆融,不能有棱角,以免与人碰撞、摩擦。只有大家都是圆的,放在一起才不会互相摩擦,才能和谐共处;串在一起时,才协调一致,整齐划一,才方便使用。

尤其是我们修行人,在做人做事的时候,首先要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。如果不能为对方、为周围的人考虑,你所做的事情必然行不通。如果你是一个领导,就要站在大家的立场为大家考虑,只有这样,你所做的事情才会得到大家理解、认可和支持。如果你所做的是你个人的事情,则另当别论。

有时候我们不与他人合作,不支持他人,往往是因为我们对他人不了解,认识不够。古人做事都主张以德为先。现在的修行人则比较重视有“道”。很多精灵鬼怪、搞旁门左道的人都有“道”,为什么得不到大家的支持呢?为什么所做的事情不能持久呢?因为没有德。就像社会上很多有本事的人也能成就一时,但很快就失败了,因为他们的德不够。

要想立于不败,必须以德为本。即使做不到,也必须明白这个道理。也许当你以德为本来做人做事的时候,头几次会吃亏、上当、失败,但只要你承受得住,能坚持下去,很快就会使对方、使周围的人认识你。无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,都要有渴望上进的思想。修行、做人是无止境的。

修行人的脾气很古怪,都是:我跟你合得来就住下,合不来就走掉。我们仔细分析这种为人的方式,为什么我跟你合不来就要走掉呢?为什么我就不能留下来与你共处呢?因为我留下来与你共处,就会失去自我。禅修 心理学 宇宙 吸引力法则 冥想 灵修 打坐 佛学 国学 哲学

本文节选于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著作《降伏其心》

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,一位用生命去践行佛法、用生命去体证生命本质的智者。

15岁信佛、18岁出家、29岁证得生命本源,30岁复建东华禅寺、7年闭关、17年建寺安僧、12部著作、1场开示、千万余字著述、17年间向社会捐款捐物4000万多元……

从童真入道、闭关证道,到建寺安僧、讲经说法,六度万行,历经了三十余年,找到了一条能让人类证悟本源的解脱之道。

本着普度众生的使命,将一生心血《东华禅》无私付予芸芸众生,殷切期望天下苍生通过学修《东华禅》融通人生四大关系:我与家庭的关系,我与社会的关系,我与国家的关系,我与自然的关系,从而获得幸福圆满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