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佛必须看清自己的起心动念

出家学佛修道确实要看命。你有出家的命,出家就会觉得很轻松,不会觉得是受苦;你没有出家的命,甚至没有学佛的命,学了佛,出了家,就会觉得是一种痛苦。譬如从命理上讲,命里占了辰、戌、丑、未这四个时辰,出家是最好的。因为这四个时辰出生的人,在他的本性里不会感到孤独寂寞。相反,他觉得孤独寂寞是一种享受。而人多、热闹、事情多,他觉得是一种痛苦。

就拿我个人来说,我是辰时出生的,这个时辰出生的人命里孤独。如果我是个俗家人,命里就会犯孤;如果我出了家,就不会感到出家生活很孤独,反而会觉得是一种享受,一种清福。如果不是这个时辰出生的人,譬如是子、午、卯、酉,或者寅、申、巳、亥这八个时辰出生的人,你让他一个人关起门来待在屋子里,他会觉得很痛苦。而辰、戌、丑、未这四个时

辰出生的人,真正觉得自由自在时,恰恰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!

如果你们懂得这套学问,再去了解一下学佛的人,就会发现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这四个时辰出生的。并非不是这四个时辰出生的人就不能出家,寺院里也有许多出家人喜欢热闹,喜欢串寮。但不是这四个时辰出生的人,耐不了孤独寂寞,一个人学佛修道会难以坚持,需要找个同伴。若是有几个人在一起,他就不会觉得孤独。更多的出家人是不喜欢串寮,不喜欢与周围的人接触,甚至两个人都嫌多,就喜欢一个人独处。

学佛,一是要耐得了孤独寂寞,二是要有毅力,不怕麻烦。可是学佛的人都怕麻烦。我说过,怕麻烦最好不要学佛。

如果你不学佛,自己怎么想,就随自己怎么想,自己怎么做,就任自己怎么做。但是学了佛,你就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所想、所做的,内心的每一个起心动念都要觉察到。甚至有些事情,想,不能让自己想;做,更不能让自己做!这是多么微细的工作,大家都愿意做。而世间上的事比学佛简单多了,大家反而不愿意做。简单、粗糙的事都不会做,会做复杂、精细的事吗?

你们穿着僧装,是否感觉到走在大街上,大家都在看着你?如果你不是穿僧装,谁会注意你?穿着这身僧装,走到哪里,大家都把你当师父来恭敬,当活佛一样捧起来,真话听不到,真事见不到。我们出家人常说“恭敬僧宝”,作为“僧宝”,我们做得到位吗?根本不到位!

每一种选择都需要胆识和勇气。就拿小官来说,你现在不穿出家衣服,谁会把你当师父看?谁会向你鞠躬、顶礼?大家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!但是,如果你把僧装一穿,马上就成“师父”了,大家见了你都会合掌、鞠躬。你前后真的变了一个人吗?不是,只不过外表有所不同而已。

出家人要看好自己内在的起心动念,要有出离心,而不仅仅是身体出家。在座的出家人是否问过自己:如果我把出家衣服脱掉,到社会上去做事,和我现在穿着这身衣服到社会上去做事,会有什么不同?我想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。只有那时候你才能真正看清自己,看清社会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释迦牟尼佛让他的弟子穿“粪扫衣”,出去托钵的原因。

佛当初让信众恭敬他身边的“僧宝”,因为那些僧宝已经是贤圣僧了!而我们现在既非“贤”,也非“圣”,与凡夫根本没有两样。如果拿戒律来检测,我们哪一条也没有守好!但是造化在造人的时候就是这么怪,眼睛长在自己脸上,偏偏看不见自己,却能看见他人。除非内在那只无形的眼睛打开了,才能看清自己的起心动念,看清自己的模样。什么时候大家修到能看见自己了,这时候你不是个圣人,也是个贤人了。

我们经常看到许多男女老居士省吃简用,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到寺庙里供养三宝。实际上我们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呢?不就是因为我们穿了这身衣服,否则他们会这样对待我们吗?如果我们真的能严持佛戒,受用他们的东西也就问心无愧了。问题是我们现在都做不到。对于恭敬、供养我们的人来说,他们都能得到福报,都能受用。但对我们来说,就把自己无始以来修得的福报受用光了!禅修 心理学 宇宙 吸引力法则 冥想 灵修 打坐 佛学 国学 哲学

本文节选于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著作《降伏其心》

东华禅寺方丈万行大和尚,一位用生命去践行佛法、用生命去体证生命本质的智者。15岁信佛、18岁出家、29岁证得生命本源,30岁复建东华禅寺、7年闭关、17年建寺安僧、12部著作、1场开示、千万余字著述、17年间向社会捐款捐物4000万多元……

从童真入道、闭关证道,到建寺安僧、讲经说法,六度万行,历经了三十余年,找到了一条能让人类证悟本源的解脱之道。

本着普度众生的使命,将一生心血《东华禅》无私付予芸芸众生,殷切期望天下苍生通过学修《东华禅》融通人生四大关系:我与家庭的关系,我与社会的关系,我与国家的关系,我与自然的关系,从而获得幸福圆满的人生。